贝斯特手机 “90后”女生自述:我想跟弟弟交换人生
  作者:匿名  日期: 2020-01-11 19:06:24   阅读:399

贝斯特手机 “90后”女生自述:我想跟弟弟交换人生

贝斯特手机,↑ 点击上方,关注三联生活周刊!

我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独生子女,而我弟弟一天也没有当过。当我们在家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,弟弟认真地对父亲说:“姐姐应该是独生女,我和姐姐加在一起才算是独生子女吧。”大家笑了也便过去了。在我人生目前为止的20年里,也是这几年才明白“独生子女”对我个人来说可能有的含义。

我小时候从来没有羡慕过别的小孩有哥哥或者姐姐,但又完全不是出于一种独生子女的优越感,更不可能是因为小小年纪就意识到未来可能的财产分割情况。现在看来,一方面是因为我当时的朋友基本上也都是独生子女,我能切实感受到有哥哥姐姐的好处的机会并不多;另一方面则有我们家庭的原因,一起玩的表兄妹不少。

在网上看到一种观点,我们代际的差别是被夸大了的。“70后”和“80后”价值观差别很大,可以理解,但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的差别就可以说是完全被夸大了。对应上去,我的“70后”父母与我这个“90后”之间,既没有一个“80后”的小舅,也没有一个哥哥或姐姐来缓冲,我对父母想要一个二胎的想法,反应应该很激烈才是。实际情况中我的父母也没有低声下气地请求我的同意,只是在饭桌上假装轻松地同我商量,还没有说到有一个兄弟姐妹的好处,我便说了同意。那时候,明显能感觉到他俩松了一口气,而青春期的我很高兴在这个家里拥有了一点决策权。

当然那时候我依然很小,心智上仍然不大明白我做出的是什么选择,但明白这件事如果我不同意,那么他们一定不会实行那个可能已经酝酿好几年的计划。但这件事的关键不在于确认我在家中的地位,也不在于他们想再要一个孩子,而在于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把决定权交到了我手上。这种举动在他们父母那一代看来是不可思议的。能够干预爷爷奶奶那一辈生育愿望的,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一个幼稚的小孩。

图 | 谢驭飞

看着一个比你自己小很多的小兄弟慢慢长大是一件很奇妙的事,尤其父母还会告诉你,他做过的那些傻事你在同一阶段几乎也全部做过。在外面都是谦让为主,两个人回到家里原形毕露,争抢一切可以争抢的东西。我觉得他来得太晚了,要是和我差不了几岁,无论是我俩还是我的父母,也许获得的乐趣都会更多。我的父母常常鼓励我行使姐姐的威严,但我们大多数时间的对话都是没大没小的。在他们强调这一点的时候,我也会觉得是他们把自己的责任转移到了我身上。

《岁月神偷》剧照

我最想跟我弟弟交换人生。如果说独生子女约等于全家的爱,我体验过十多年独生子女的生活,而他从生下来就必须和另一个人分享这份爱。不是因为我觉得我亏欠他什么,就是为了好玩!能看看另一个人过自己的生活也是挺有趣的。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头条号【粉丝信箱】开通啦!如果你对社会热点有敏锐的感知力;如果你关注民生话题,对生活中的大小事有想要“表达”的欲望;如果你拥有丰富的写作经验,欢迎将你的声音与态度凝结成文字,随时给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头条号投稿!粉丝信箱:toutiaoxinxiang@lifeweek.com.cn,期待你的文字!